【python派期货跟单软件】 【mdshare.cn行情数据中心】 【开户中国】 【酷操盘手】【量化界】【python派社区】【python资源导航】 你好,做量化的朋友,请加群点击链接加入群: python量化交易程序化回    A股程序和交易接口群     CTP_API开发技术核心群

一个合格交易员的基本条件是风险控制的意识和能力



  • 一个合格交易员的基本条件是风险控制的意识和能力,因为防守很好,资金的向下波动率很低,情绪管理的难度并不是高的不能胜任。

    如果多进行一些学习,具备一些经验,能够按照计划进行风险控制,也知道设计那样的计划,使得执行者可以很容易的进行风险控制而不必有任何犹豫——风控的时刻犹豫都可能是致命的。在市场中见到很多失败的例子,其实发现原因都很相似,经典的书籍都在告诉我们应该首要风险控制。

    无论何种市场状况,交易者的表现不会太糟糕,基本上这意味着总是有能力组织一次基本独立的,新的交易。可假如盈利的核心,始终没有建立起来,风险控制最多能够让交易员存活尽可能的长,却不能保证这个事业会继续下去

    。那么盈利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或许有一点至少是非常关键的:好的交易员可以在任何时候重建自己的认知系统,并且可以相应的改变行为习惯。一个社会具备思维惯性这是完全不奇怪的,不过对单个人而言同样如此。我想如果从心理学进行研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随着年龄的增长,成年人重建自己的认知系统的难度非线性增长。

    第一,人们的98%的知识获取于相当年轻的时期。生命的中后期人本能的不喜欢改变和挑战。第二,随着经验的积累,重新构建认知系统的工作量越来越大,这一定是非线性的过程,考虑到神经元之间关联的复杂性。很多人从小被训练通过精确性和正确性来解决问题,对“正确答案”孜孜不倦的追求,因此获得了很多成绩上的奖励。

    在成年之后,忽的身处市场之中,这种情况下,交易者已经建立起来的认知系统和理想中的认知系统之间的差别是最大的。而且Ta的年龄越大,这个转变过程就越困难。和某些人想象的不同,如果交易者的认知系统并不适合交易,那么就无法使用任何现成的交易系统,因为从情感上,理解上,都不具备执行并且等待的能力。

    《Inner voice of trading》中说,交易系统是被糅合到情感过程之中的,情感习惯于驾驭交易系统,是需要很多时间的。更多的难度在于,在交易的过程中,交易者又在不断的更新自己的知识,而且很多知识,并不来自于书本,完全来自于自己的经验或者观察别人的错误。

    探索知识的成本很高,所以行业中知识分享也不够好。所以身为一个交易员,除去早期会出现的一次剧烈的认知系统重建,整个认知系统会经常的更新,或者需要再度重建也不奇怪。而且这经常是在任何年龄状态下需要做到。

    当我们谈论学习使用止损这个过程,实际上在大脑中发生的并不仅仅是将止损放在认知系统之中。如果我们认可交易中脱离止损是无法成功的,那么我们就需要合理的解释,那些因为敢于冒险取得的成功,是不是不值得效仿?任何没有对不利情况做好准备的军事领袖,是不是都只是交了好运而已?他们是不是真的依靠自己的判断绝对的排除一些可能性?我们在交易中是不是有可能,通过自己“过人的判断力”排除一些可能性,这样就有不需要设置止损的可能性?

    塔勒布说凯撒之所以名垂青史,是因为几百个其他同样睿智且勇敢的凯撒已经失败了,这真的是我们应该去看待英雄人物的新方式吗?我过去的认知系统和现在的会有截然相反的答案。

    我相信留名战争史的人物,更依赖于运气,原因在于战争的巨大波动率——风险的大小完全不是只取决于决策者一方。因此大部分决策极端艰难,而且连续的成功依赖于运气的垂青。

    只需要看一下,在扑克界的最高赛事WSOP中,当所有选手的比赛资产全部放在牌桌上的时候,所谓世界最顶尖高手的比赛成绩波动率有多么疯狂,我们就能理解战争历史,对我们关于英雄人物的认知,会有多么大的偏差。

    虽然战争包含比扑克显然更多的知识,但仍然被随机性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所以如果过度的强调主观能动性,因此满怀激情的写出《愚公移山》这样的文章,那么做事非常容易失控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某种程度上,《愚公移山》就等于大跃进。因此让一个交易者去进行风险控制,并不是简单的将其认知系统中塞进一个风险控制的概念这样简单,要将这个概念和所有Ta过去的经验兼容,能够合理的解释自己的经验,使得整个认知系统仍然是和谐的状态,会有非常多的工作要做。而且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完成这样的认知系统重建。完成认知系统的重建是第一步,而后需要形成新的行为习惯,导致行为习惯的改变才称之为知识。


Log in to reply
 

沪ICP备17025576号-1
沪ICP备17025576号-1